漯河综合网
位置:首页»创业» 一位植物学家走了,他给未来留下4000万颗种子

一位植物学家走了,他给未来留下4000万颗种子

时间:2018-01-12 19:53:53 来源:漯河综合网 访问:2995 标签:种子 上海 西藏

  新华社上海01月12日电题:一位植物学家走了,他给未来留下4000万颗种子新华社记者吴振东、潘旭“我坚信,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,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,钟扬01月12日,著名植物学家、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钟扬教授意外车祸逝世,从教30余年,援藏16年,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4000万颗种子;帮助西藏大学建成一支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植物学研究团队,钟扬攀过了一座座科学研究的高峰,“不愿相信”、“怎么可能”、“钟老师几天前还答应帮我们…”、“谁能告诉我这是一条假新闻…”

  01月12日上午,钟扬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遭遇车祸,不幸逝世,终年53岁,“人就是要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,才能不负人生,一位哀悼者写道:“钟扬老师走了,如同种子回归大地,但他的精神和意志,将像那些种子般在世上绽放新生。

  他说,他用了1万小时学习这个专业,2018年,钟扬任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、植物学和生物信息学博士生导师,2018年被教育部批准为长江计划特聘教授,现为复旦大学党委委员、研究生院院长,他在研究所担任了副所长,算是干到了“副局级”

  “西藏是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,他说:“我对植物学感兴趣,但我们当时的植物研究所只能在华中地区转悠,而在高校搞研究,想去哪就能去哪儿,怀着盘清青藏高原生物“家底”的急切心情,十几年间,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,从阿里无人区到雅鲁藏布江边,到处都留下了钟扬忙碌的身影。

  上海浦东南汇东滩湿地“深圳的福田有红树林,香港的米埔有,台湾的淡水、日本的冲绳也有,只要稍微热一点的海边都有红树林,为什么上海不能有呢?”他想要给上海的未来献上一片绵延不断的红树,学界都觉得不可能成功,但钟扬却坚持了下来,在上海南汇东滩湿地培植了十亩红树树苗,因为长期高强度工作,钟扬2018年突发脑溢血,在被救治苏醒后的ICU病床上,他口述写下一封信:“这10多年来,既有跋山涉水、冒着生命危险的艰辛,也有人才育成、一举实现零的突破的欢欣;既有组织上给予的责任和荣誉为伴,也有窦性心律过缓和高血压等疾病相随,第二年,奇迹发生了,不仅新种的红树全部存活,第一年“貌似”死去的那批红树竟然也“复活”了。

  一天到晚采集种子,眼前的确没有经济效益,“这是一个很好的寓意,人和树都要坚持下去”钟扬不仅是一位植物学家,还在西藏洒下了教育的种子。

  熟悉钟扬的人就知道,这就是他的科研风格:无论是青藏高原盘点高原植物资源,还是建起中华植物种子资源库,都经历了10年乃至更长时间的积累,其中,他所指导的藏族首位植物学博士现已担任西藏大学教授,成为西藏急需的民族科技骨干”“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,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。

  “援藏不仅是奉献,更要与当地师生一起,探寻可持续发展的动力”,于是,2018年钟扬请缨前往“世界屋脊”西藏,将西藏作为研究植物的天然研究室,这是他口中“每个植物学家都应该去的地方”,今年,藏大生态学专业纳入国家一流学科建设,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史的空白。

  西藏有1000个左右的特有种,但此前未受足够重视,于是自己投身于漫长的收集种子的路上,他曾说,“我有一种紧迫感,我再给自己10年时间,每年要行走3万公里。

  钟扬逝世后,他的学生、同事、朋友纷纷表达缅怀之情,回忆与他相识交往、受他指点感染的点点滴滴,但高原环境还是对心肺功能造成了损伤,“一位不知疲倦、心系国家的植物学家就这样匆匆地走了!他踏遍山野丛林湿地雪域采集的种子将长出广袤无际的新绿。

  高原反应大约有17种,钟扬每次都有两三种,“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,但我毫不畏惧,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,而我们采集的种子,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,到那时,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,他把自己比作裸子植物,像松柏,生于贫瘠之地,精神却坚韧。

  钟扬,把一生献给了科学和教育事业,把科学研究的种子播撒在无数学生心中,在国家和上海的种子库,钟扬和他的团队已经收集了上千种植物的四千万颗种子,可存放100至400年不等。

热门推荐

漯河综合网 地址:漯河市湖滨二路国贸大厦93号2栋901 电话:0371-39814335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:豫网文[2017]7760-460号 豫ICP证552001号

网站备案:豫ICP备10940343号 豫公网安备7057547616328号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www.atkep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漯河综合网 版权所有